帐户

您的位置:梵音佛网 > > 遇见上师

 

遇见上师


第一次见上师还是刚加入读书会不久, 那时内心特别渴望有一个能够共同学习佛法的环境, 特别渴望”阿弥陀佛”的问好方式,。这种渴望的心情下,看到群里梵音的招生链接, 我如获至宝般打通了电话报了名, 加入了共修. 

刚开始的几次共修,对梵音还没有很清楚的认识, 对上师更是一无所知。 一天, 导读师师兄特别激动地的说上师要来深圳了, 我们可以见到上师了. 晚上我随着师兄们好奇的等候上师的来临。当时屋子里特别拥挤; 我看到身边有些老师兄表现的异常激动, 有的甚至流着泪, 从他们的言语及举动中可以看的出对上师的期盼与思念。 那时,对于这样一种情绪, 这样一种感情,我觉得很难理解; 而我自已,似乎没有渴望,有紧张, 没有激动; 热心的导读师师兄特别安排了我们几个新师兄单独见上师的机会;。还记得,当时走进上师身边的时候, 上师非常轻松的问:”姑娘,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 我很认真地回答说”上师,我们没有见过”; 上师再问:”那你想求什么呢?” 我说:”我就想能够好好学佛”, 上师接过话说”好,好, 好好学佛,以后弘法利生”, 然后就为我念经做了加持; 想到后面还有师兄在外面等着见上师,我也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想要问,想要说的, 之后就很快出了房间; 后来好长的一段时间, 我都在纳闷”为什么见到上师,不像其他师兄那么激动,那么紧张......”

在读书会的学习,内心特别欢喜, 这样一个共同学习的环境,正如自已一直渴望的那样; 学习的法本内容,也是内心一直想要进一步了解探索的; 我有一种如愿以偿的感觉; 虽然如此,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,我还是非常警觉地观察这个平台。因为曾经做过几年的贸易,所以我的人生信条是”在如此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业城市, 不可能有免费的午餐”。我渴望在这里得到很多很多,但只要我能够接受其成本,还是很乐意成交的. 这样的心理下我边走边望得坚持参加着共修,但是 在不到一个月的共修时间中, 我彻底被导读师张扬还有常乐师兄的付出感动,征服了; 他俩是我进入梵音接触最频繁的发心师兄;。在我还不太明白什么是发心的情况下,我也加入了发心的团队. 发心义工的会议比较多, 工作也不少,这样也就接触到了更多发心的老师兄了。我常常听着他们聊到上师,那种内心的感动,感恩渐渐感染着我,他们的发心与付出也让我为之惊叹.我慢慢开始思维, 上师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呢? 能让这么多的人,在这样一个商业社会,这么主动地付出; 让这么多的人, 如此感动; 让这么多的人,从以前到现在判若两人。我为这些不曾见到过的温暖不断的感动着,终于我开始有一点想靠近上师了。

第一次真正对上师生起信心的时候, 是因为上师给我取的法名, 汉文意思是金刚法乐, 在学习的过程中,常常有一种法味无穷, 法力不可思议的觉受, 心里想着上师赐的这个法名肯定是有缘起的. 再后来,慢慢的, 我开始有了祈祷上师的习惯; 我也一次次感受着上师的加持; 虽然在深圳见上师的机会特别少。上师仅有的几次来深圳周围也都会围着很多师兄, 而我也只是远远的在人群之外看着.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自已不像其他师兄那样靠近上师,和上师说上几句话呢?

第二次单独见上师, 是因为有了出家的想法,请示上师是否有因缘;我和导读师张扬师兄说了我的想法, 他特别地随心支持, 然后帮我安排和上师的见面. 正好一个月后是峨眉山法会。因缘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的圆满; 当时心里已经下定决心, 不论结果如何, 都要按照上师的开示做相应的准备; 法会结束的当天晚上, 我们深圳没有回去的师兄一起去拜见上师, 我单独留下来问了上师我出家的想法. 第二天,上师给了我确认的回复. 之后, 我开始处理一些世间的事情.当时, 我以为, 出家前是必须要把所有事情处理好的. 然后就是万缘放下,一心修行; 还记得曾在网上看过一篇出家的帖子, 把世间所有的一切处理, 只留了一张车票钱. 我一直以为这是出家前的标准。

从上师确认到正式剃度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, 原先和上师说好年底可以处理清楚所有的事务; 年底爸爸确诊癌细胞转移,这是意料之外的消息。爸爸生病没人照顾, 我想要回去照顾他. 更想借助三宝的力量帮助爸爸战胜病魔,想爸爸多活几年, 等我出家修行功德增上, 他命终可以往生极乐世界。我和上师说了我的想法,上师同意先回去照顾爸爸。爸爸并不知道他确诊后的病情, 我一直祈祷能有一个合适的方式,让爸爸知道自已的情况,能够信佛念佛。上师三宝的加持从来没有离开过,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爸爸从之前的排斥, 到开始接受佛法; 我带着爸爸一起学习因果, 他慢慢懂得了为什么会得癌症? 为什么会复发? 他也开始精进的做功课, 每天念佛, 念忏悔文,开始吃素; 记得他说:”我活到60岁才知道有因果,不能杀生, 以前也没有人教啊。”在老家照顾爸爸的两个月左右,虽然爸爸身体上有痛苦, 但因为我一直在他身边, 和他讲因果的道理, 给他念佛, 念经, 我能感受到三宝给爸爸的加持, 感受到在痛苦之外,他身上还存有一份踏实和欣慰。在他临终前的一个多月时, 上师通过电话为他做了皈依; 这次从家里再回到成都之后, 上师为我剃度了; 上师曾说过再托的话,会有违缘。

剃度后的不久, 我才惊讶地发现并确认到, 之前我认为已经安排明白,处理清楚的问题, 因为负责人的无常, 已经是一团乱了; 这爆发的问题,有我最大的执着; 爸爸也在我出家一个半月左右的时间往生了; 爸爸往生我现出家相赶回去送他, 虽然家里的长辈多,也特别顽固,农村送丧的风俗更是可怕, 在我的坚持下,有一半是按家里的风俗,一半长辈作了让步,尊重了我的意见; 虽然爸爸不具备往生极乐的因缘, 却具足了得生善道的因缘. 这一切一切都是上师的加持.送爸爸的几天里, 都到凌晨的时间了,上师还在回复我为爸爸安排超度。

我一次次设想,如果我没有出家,如果上师没有为我剃度, 这所有的问题, 还有爸爸的往生, 对于我来说无疑是原子弹式的轰炸, 虽然自已也学习一段时间的佛法,但这个轰炸来的太猛,太强,太集中,太意外; 我可能会一时无法面对而选择自尽; 也因为这个猛烈的轰炸,我对无常有了更深刻的认识; 对上师有了更坚定的信心; 对轮回有了更强烈的厌离心; 在心里,我一次次对自已说, 我已经死过了.出家后的每一秒生命都是上师赐予的, 此生一定要用这上师赐予的生命圆满法身慧命, 所有身语意都用来供养上师三宝; 我一次次在上师三宝面前祈祷,生生世世永远也不要再忘记自已誓言: 生命的唯一是供养上师三宝, 报答生生世世父母的大恩-----”愿结善恶业缘诸有情,此生最终同生极乐国, 获得无量光佛语授记, 智悲力之大用速圆满”



上一篇: 修行?修行!   下一篇:没有了

活动评论区
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