帐户

您的位置:梵音佛网 > > 修行?修行!

 

修行?修行!

修行?修行!

  曾经看着亲朋好友的执着与痛苦,我轻蔑的不屑多言,因为我是“修行人”,我觉得我与他们不同,他们非常可怜,而我有我的骄傲,我有一座无形而有力的靠山,我认为我有我的退路。所以,我经常不屑于他人的痛苦,经常以修行人自居。
  在多年的“修行”生涯里,我念了许多咒,诵了许多经,做了许多连自己都记不清的善法,可在经历了一些事以后,我突然发现,那些曾经引以为傲的修行却根本无法撼动我坚入磐石的习气。我依然痛苦,依然懦弱,依然自私,依然不可一视,依然无法改善生活的种种困苦。
  于是,我沮丧,颓废,我找不到任何方向,我以为念经便可以一帆风顺,我以为做功德就可以一路绿灯。可事实不尽人意,一次又一次的挫败让我感觉不能正常的呼吸,我常常站在马上边上不知道该去哪里,该干什么,以后该怎么办,或者到底还有没有以后•••••••
  后来,上师安排了一些发心工作,收拾屋子,做饭,一遍又一遍的看同一本书等等••••••我觉得这辈子都干不完的活。一度,我痛苦不堪,身心疲惫,我是一个修行人,怎能做这些事情,我的加行还没修完。上师有一次特别生气的说,这就是加行。然我根本没放在心里,总觉得还有更重要的修行要去完成,甚至想要逃离上师,想独自好好“修行”。慢慢的在与琐事的抗战中,在与道友的碰撞中,在与上师的“抗衡”中(我虽然不敢不听上师的话,但习气尤如山王的我根本无法言听计从的履行上师的教导),我渐行渐伤、渐伤渐悟,有时候忽然觉得以前不懂的法义明白了,发现不再像以前一样内心一直处于慌乱、焦灼当中。也多多少少能理解别人的苦,能看淡自己的失,甚至觉得自己除了没有好好修行,也没有失去过什么,一切越来越完美。在本该恼羞成怒的事情中,也能淡然一笑。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表皮粗糙的荔枝在一点一点剖开皮之后,却是嫩滑、甘甜。是的,甘甜!我在不是修行的修行中渐渐尝到了甘甜,这是以前多年的“修行”中从没有过的体会。我欣喜,但更多的是难过,因为,我在上师的眼神中看到了谨慎,他在每次的调伏中还是怕我承受不住而逃开,那种谨慎的言行,像针一样刺痛我。因为我的懦弱,因为我的不堪能,上师跟我说每一句话都需要非常小心,在上师的“姑娘”“谢谢”“可不可以”中,我看到了上师的慈悲,更看到了我的脆弱。然即便如此,上师还是始终不放弃,他宁愿委屈自己,不敢说不该说的话,还必须要强“狠着心”让我消那弥天业障。
  就这样在我的习气和上师的悲智水火交织中,我这块冰渐渐融化,升华••••••我似乎懂得了修行真的不单单只是坐在那里,闭着眼睛嘴里不停的念,依师不是求神问卦。这条路真的需要勇气,需要与自己的习气拼尽全力的勇气,需要有勇气把自己的脓胞给上师看,并且毫不怀疑的任由他处治。要做好一次又一次摔倒,然后比摔倒多一次的爬起来的准备。在上师从不按套路的调伏中,我看到了自己的无知,也看到了自己的希望。
  直到现在,我的加行还是没修完,八年了,八年连抗战结束了,而我与习气的抗战在这八年也已经阶段性的获胜。所以,我不再迷茫,虽然我还是不精进,虽然我还是很傲慢,虽然我还是有无数的缺点,但我相信,只要有师,即使摔倒,也永远会有一个坚实的肩膀将我托起。
  什么是修行?其实我也说不明白,我只知道,即便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也要依教奉行就是修行,最终你会发现,你真的不知道怎么过来的,反正就是收获了,而且幸福满满,生生世世都无悔的幸福满满。


上一篇: 他们原本不同   下一篇:没有了

活动评论区
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