帐户

您的位置:梵音佛网 > > 甘孜之行

 

甘孜之行

   “上师妈妈圆寂了”,一个痛苦的消息传来,莫名难过了几天的心找到了一个出口,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;去甘孜!是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,给梅姐打电话,她已经在联系车;每次都是这样的默契;当天下午就决定走,和郝师兄借了一个“丰田”越野车;高姐来佛堂送我们,先去吃口饭,吃饭的途中,高姐说她也要走,梅姐不带她,态度很坚决,因为她身体不好;她祈求,一定要带她走,梅姐说“已经五个人了,车坐不下”;我偷偷领她到车上看了行驶证,7座,暗自窃喜;给上师打电话,电话一响上师就接了,“来吧”!上师说;欢呼!!什么都没准备,连一件外套都没带,拿着几十块钱就上路了;路上给家里人打了个电话;用当下流行的话,我们就是这么一群上师的“脑残粉”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

 

    因为正赶雨季,一直下雨,路况很差,好在晏云师兄开车,除了让我们在那样的天气和路况感到安全外,还多了一路的幽默,愉快;晏云师兄说:“藏族人的信仰与我们不同,他们已把信仰融入血液,他们的信仰就是生活,所以信仰对于他们来说是发自内心的快乐,而我们不同,我们觉得学佛压力很大,甚至影响生活,所以我们不能快乐的学佛。

   

    信仰让我们产生压力!”我深思,豁然开朗;在他身上我没有看到信仰带来的压力!          

 

    到了甘孜,每天供灯供水,好多出家人在念经,我们也交一点钱,写上家人的名字,每天下午僧众给回向;与其说我们来参加老人家的圆寂法会,不如说妈妈最后都在为我们圆满资粮!虽然妈妈圆寂,但和我们以往所了解的老人去世完全不同,没有儿女撕心裂肺的哭声,没有哀伤的音乐,没有人们装模作样的悲伤;上师说过,好的修行人对待死亡的态度,和普通人完全不同,死亡对于他们就像一个地方去往另一个地方一样轻松;妈妈就这样轻松的走了,让我们对修行产生了强烈的向往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

    和上师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脑筋迟钝;平时的花花肠子,诡计多端,精明强干,呆在上师身边总是那么不好使,呆久了人会单纯很多;好日子一晃而过,转眼到了要回去的时候,上师说:“后天你们回去”,我们开始“抑郁”,回到住的地方,再听不到那种傻瓜试的笑声,大家落寞的睡了下去!第二天军儿姐带我们去吃火锅,本来以吃货闻名的我们,却完全没有表现出“吃货”的激情,大家耷拉着头,军儿姐说起她依止上师的经历,加上当时的心情,全部的人流下眼泪,我们感叹,到底是什么样的福德!让我们今生得遇上师,感恩我们的前世!回去的路上都像霜打的茄子,都在偷偷哭着;明天就要走了,要回去和上师告别,走到上师房间门口的时候,眼泪彻底失控了,我们哭着走进房间,跪在地上,上师在床上半躺着,我们只顾哭,什么话也说不了,上师也什么都没说,一直那样躺着;后来有人进来找上师,我们起身出去;我们出来后,她们说看到上师也流泪了;我想起了来的路上,我们说起米拉日巴尊者,马尔巴上师一再的折磨他,但每次让他吃了大苦头时,上师都会偷偷的哭;当时晏云师兄说“佛菩萨不是我们以为的高高在上的模样,他们的心是最柔软的,他们在显现上是特别重感情的!”想起这些我泪眼婆娑的在心里默默发愿“愿我们生生世世跟您在一起,获得如您一般的智慧和悲心,生生世世和您一起弘扬佛法,利益众生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佛子




上一篇: 重病中的修行   下一篇:没有了

活动评论区
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