帐户

您的位置:梵音佛网 > > 我们身边的学佛人—居士篇(二):大家眼中的“学霸”

 

我们身边的学佛人—居士篇(二):大家眼中的“学霸”

我们身边的学佛人—居士篇(二):大家眼中的“学霸”

  她,学佛时间并不长,但在同修的道友中,她的听闻之广、思索之深、修行之度,令人印象深刻,已俨然成为大家眼中的“学霸”。她是一个高级白领,一个妻子,也是一个母亲,她——就是我们身边的学佛人:靳亚茹。今天就让我们一同走近她,看看她是如何接触佛法、理解佛法、践行佛法的…
  居士篇(二):大家眼中的“学霸”
  记者:嘎桑拉姆
  整理:嘎桑拉姆  彭措多杰
  采访时间:2016年2月4日
  嘎桑拉姆:亚茹师兄,您好!很高兴能采访到您,您能简单跟我们谈谈您的学佛因缘吗?
  亚茹:我觉得可能是一种前世的宿缘。
  在我大概五岁的时候,有一次我一个人在村子里走着,在一个拐角的地方突然听到了敲木鱼和喇嘛诵经的声音。我寻声去看,发现在我平时上学路过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灯火辉煌的寺庙。声音从那里传来,我当时就在那儿愣住了,因为从没看到过,突然觉得害怕拔腿就往家跑。因为这件事我一直很胆小,我没法解释这件事,也没法跟别人说。
  这个影子就这样落在了心里,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走的路与佛法并没有什么关联,和大家一样上学读书,并顺利地读到了研究生。虽说接受的是唯物主义教育,但或许真的是佛菩萨的加持,我内心一直有一种直觉,在关键时候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该怎么样,我也一直是按照心里的直觉来走的。
  学佛的因缘是毕业后来到深圳才真正成熟的。当时我接触到并开始练瑜伽,瑜伽有点像印度的一种宗派,里面有很多高难度动作,理论上是借由身体来趋入灵魂,然后再通过指导、修持戒律等达到一定的证悟。练习后我的心的确会静很多,但就是不知道方向和顶在哪儿。在那里刚好结识一朋友,通过她了解到佛法和系统的闻思修,正好那时候(2014年)有基础班开班,于是就报名开始学习,一直到现在的加行班。
  嘎桑拉姆:原来是这样子!那您学习佛法后有改变原有的生活吗?
  亚茹:对生活的改变最主要的就是佛法入心的过程,原来的习气都是颠倒的,所以现在学习一点就要拿到生活中对应去修改一点。

  比如我们学《前行》里的“暇满难得”,之前谁会觉得这个人身有多么难得,毕竟满大街都是人。学之后就开始思维,原来能远离这“八无暇”的就犹如白天的星星一样稀少。怎么个难得呢?需要我很多世供养佛菩萨,做十善行、持戒……思维的过程中还可以对比,比如要持一个八关斋戒都那么困难,何况要多劫多世去如法受持。持戒了还要发善愿,否则我也有可能变成天人,照样没这个修法的机会。所有这些难得的条件全部聚合到一块,我才有了这样一个可以修学佛法的身体。难,真的是太难了!这个心出来后就会很珍惜,珍惜的心一出来,做其他任何事情跟修学佛法就真的没法比了。



  这其实都是佛菩萨通过金刚语来转我们的心,所以一定要想办法去相应,哪怕听一句佛法,对你的生活都会有很大的改变。
  嘎桑拉姆:这样的话生活重心肯定有所转变,那您现在怎样看待与家人、朋友的关系?
  亚茹:这个需要一个过程。
  我们学习出离心,修得很猛烈的时候就会认识到亲怨也是无常的,跟我们组合家庭的亲人也是暂时的因缘显现。无始劫来我们都在这样轮回着,或许是个善缘,也或许是个恶缘,总之都是被业力推动着,一个因缘成熟我们就暂时跟一个人走到了一起。
  无始劫来我们也做过鸽子、蚂蚁,天人也做过,转轮王也做过,就像一个水圈,一直在里面轮回,转来转去,没有一点意义。这一生我和丈夫、儿子的缘分与无始劫来的轮回相比是微不足道的,所以一定要从轮回里出来。当这种出离心生出来后,就觉得佛法是最重要的,出离是最重要的。到了后面,在修四无量心和菩提心的时候,佛菩萨又慢慢引导我们,比如我们看到一只蚂蚁,会想到无始劫来它肯定也做过我们的母亲或者孩子,当下那个心就不一样了。
  我对我儿子比较执着,所以每当看到不喜欢的对境,我就会这样观想:无始劫来对方肯定做过我的儿子,当时我对他也是全身心的付出,只要他好我什么都愿意。这样的话看到对方心就会欢喜了,远近亲疏也就没那么明显了。
  嘎桑拉姆:那您在修学的过程中有遇到过违缘吗?
  亚茹:违缘肯定是有的,但回过头来看这些阻碍反而成为我不希求这个轮回的一种助缘。
  刚开始学的时候太投入了,我丈夫产生了很大的危机感,觉得我时刻可能会出家,每天快下班时他就会开车到我们公司楼下等,担心我又去上课。周末也提前把活动安排得满满的,订羽毛球场、吃饭啊等等,把我的时间全部都占有了。后来他发现根本没法改变我,于是也就不怎么管了。
  因为家人对佛法没有清净的信心,我不会在他们面前做功课,家里也不设佛堂,供养就意供,仪轨我也提前背会,这样就可以避免他们生烦恼或者邪见,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方便。比如修《语狮子文殊》,你走到哪儿想修随时就可以修。磕头也是,不管冬夏,我都会很早起来去阳台上磕,这样在他们起床之前我已经把功课做完了。这其实促进了我的修行,同时,在他们善根还未成熟之前,也避免他们对着殊胜对镜造恶。
  同时,业因果肯定有业因果的关系在里面,现在他们障碍我,肯定也是以前我障碍过他们。我们也应该这样想。
  嘎桑拉姆:您今后有什么学习规划?
  亚茹:准备先把《前行》圆满,圆满后也很想学《入行论》和《净土》。
  嘎桑拉姆:最后,希望您能跟我们新学的师兄分享下您日常学习的方法。

  亚茹:首先是时间安排。闻思修我比较习惯用一整段的时间,主要是早上和中午。早上尽量起来早一点,中午我可以休息两个小时,半小时吃东西,一个半小时闻思和观修。用整段的时间可以避免干扰,作为初学者,外境的影响是很大的,毕竟目前我们没办法像瑜伽士那样将所有的显现都转为道用,那就先将外面攀缘的环境打断,在这个时间一心一意缘着佛法。



  其次是致心的祈祷。做任何善法之前,哪怕是念回向名单,我一定会祈祷。按照仪轨行持,祈祷时心一定要诚,致心致念。同时,观想上师化光融入心间,自己的分别念全部转成上师的无缘大悲和空性智慧。然后是回向。回向时心里要很有力量,随着闻思和观修的增广,回向时会将过去之善根、未来将做之善根,以及十法界所有有情的善根悉皆合集,先随喜再供养上师三宝。以此善根回向,愿十法界众生想做恶事皆不得成,欲做善事皆速成就,关闭三恶趣之门,开启人天涅槃正道;愿他们以前所做的恶业成熟时我皆代受,愿他们速获解脱,直至究竟成佛。这样一个个念出来的时候,心里的作意是真真实实的力量,与以前完全不一样。比如,在回向亡灵的时候,先祈祷上师加持,观想这些亡灵正在中阴界感受难忍的痛苦,愿我能以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救护他们,让我的回向能够真真切切利益到他们,让他们得到阿弥陀佛的加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其实做任何善法时心都很重要,不过要出来这个心,建议要大量闻思修。
  另外,要经常思索。当天学的内容,晚上睡觉前或其他时间我一定会将它理一遍,在脑海里过过。上班比较忙,所以我会充分利用下班时间。走路的时候,我就会想今天学习的颂词是什么意思,为什么是这样。多去思维才会转我们的心,只有想透了,才能更好地运用。比如学习《前行》,看完引导文的颂词、公案后我会合上法本,思维这一课有哪些颂词、公案,一句一句在脑海里过。看一遍和脑海里过一遍差别很大,你会发现有很多窍诀在里面。
  做任何善法都要寄心一缘,虽然我们的第六分别意识目前是一个贼子,但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它往正道上引。
  ...
  梵音策划编辑部
  投稿 106504162@qq.com
  放生会机构梵音慈悲中心微信号:fanyin0000与梵音同行,开启生命智慧!


上一篇: 我和我的上师:大家顶礼膜拜的红衣喇嘛   下一篇:妈妈,永别了,一路走好!

活动评论区
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