帐户

您的位置:梵音佛网 > > 我和我的上师:大家顶礼膜拜的红衣喇嘛

 

我和我的上师:大家顶礼膜拜的红衣喇嘛

我和我的上师:大家顶礼膜拜的红衣喇嘛

  2012年底,在我的一位银行客户的推荐下,我尝试性地接触到佛学。
  对于一个去西藏游玩站在大昭寺、小昭寺门口也不愿进去的年轻人,我从未预想过佛教和我会有什么联系。同样,当我踏入这个幼儿园里设立的佛堂时,我并未产生好奇,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为什么,会对我将来产生什么影响。既来之,则安之,索性留下来瞧瞧,这些男女都互称为师兄的人到底在捣鼓些什么。
  眼前几十人整齐而响亮地诵读着什么,手里握着转经轮不断地转动,我坐在其中,浑身不自在。“作为一个全国著名高校本科毕业的高材生,我居然坐在...”,这是我第二次来佛堂,虽然没觉得自己有多尊贵或特别,但心底本能地对这样一种氛围产生抵触。
  这时,带我来听课的朋友凑过来细声跟我讲,“待会一位来自西藏的大德会过来,你要不留下来看看!”,她可能担心我排斥,用词很平淡,说得也很委婉。我没太犹豫,就说:“好!”。
  “哇,你福报真大,第二次来就见到上师啦!”,旁边的师兄这样对我说,我只是对她笑,没做任何回应,心想“上师”是啥意思,到底是何方神圣,我倒是要见见究竟。
  临近下课时,有人快步跑进来说“上师到啦!”,整个佛堂立刻变得异常安静,大家都站立起来,面向一方留出一条道。
  只见一个身着红色僧衣身材伟岸的喇嘛在众人的拥簇下步入佛堂,而身边原本站立的师兄,不约而同地开始顶礼膜拜。我还是那样站着,一头的不解,只能远远注视着他。
  他显得非常从容淡定,一脸祥和,主持人递过话筒,他开始给大家讲话。讲话时间不长,我也一句没听懂。身旁的朋友撞了撞我,“要皈依吗?”,我说:“啊!”似乎楞在了那里。朋友没等我回应,就跑向前去祈请着什么,然后招手让我过去。
  我坐在了这位红衣喇嘛的身边,他微笑地看了看我,没说什么,从包里拿出一个皈依证,用藏文写了一个名字“彭措多杰”,然后递给旁边的随行译成中文,我接过来一看,意为“圆满金刚”。
  不知为什么,我心里的抵触瞬间消失了,看着他,再看看手里皈依证上的名字,心里觉得特别安宁、饱满和踏实。我知道,我喜欢这个名字,在当时,不需要任何理由。
  那天,他没有给我做任何皈依仪式,我也没因此对佛学产生多大信心。只是记得了,那天是12月18日,还有,这位慈眉善目被大家顶礼膜拜的红衣喇嘛,名叫:  嘉样堪布 。
  未完待续 /


上一篇: 我的学佛笔记 ——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...   下一篇:妈妈,永别了,一路走好!

活动评论区

全部评论